首页  >  弱视百科  >  斜弱视常识  >  正文

斜视能完全治愈吗?斜视术后恢复关键在这几点

2021-01-13 13:26:34 来源: 多宝视

有些小孩,手术出院时斜视度矫正非常理想,可是一段时间后家长会发现孩子的斜视发生变化,甚至有些外斜视的孩子会出现内斜视,有些内斜视的孩子会出现外斜视,这是怎么回事呢?斜视能完全治愈吗?斜视术后该如何训练?

今天就这些问题,和大家一起探讨。


01




斜视能完全治愈吗?


斜视患者基本存在两方面的问题:双眼相对位置存在偏斜;双眼视功能发生紊乱。治疗斜视要从这两方面去考虑。斜视治疗的效果临床上有以下几种:

1、完全功能治愈

患者两眼视力均正常或近似:具有正常的视网膜对应及融合力;眼位在任何情况下均正常。

2、不完全功能治愈

较好的可能仅在上述项目中某一项存在缺陷,但视网膜对应尚正常的情况。比较差的可能视网膜对应不正常,但确实存在一定双眼视和融合力,不同于单眼视者。

3、完全没有双眼单视功能

患者完全没有双眼视觉,仅获得外观上的改善。


儿童斜视的早期治疗,关系到儿童能否建立和巩固双眼单视,能否保护和恢复正常视力的关键。正常视网膜已遭到破坏无双眼单视功能的斜视儿童,在7岁以前进行治疗对恢复双眼单视功能较容易,当然,不同年龄都应该不放弃治疗。



02




如何减少斜视复发的情况?


造成斜视复发的原因有多种,主要是孩子视觉功能不健全、疑难斜视手术所造成的斜视回退以及手术过矫等。不管是哪种原因,孩子很小就做斜视手术不是为了美观,而是为了手术后孩子的视功能(包括立体视)能够恢复正常,因此应该注重双眼视功能的重建在斜视治疗中的意义,它能减少斜视的复发率,维持长期眼位的稳定性;扩大融合范围,增加手术效果;消除斜视术后异常视觉体验,提高生活质量。

一、双眼视功能的重建要掌握恰当的手术时机。

由于存在双眼视觉发育可塑性关键期, 掌握恰当的治疗时机是处理斜视的关键。斜视术后患者, 具有周边融合功能者中74%可维持眼球正位; 而在没有融合功能者中, 只有45%可维持眼球正位; 斜视患者建立双眼视功能后, 再次行手术治疗的可能性明显下降。

儿童斜视的诊治中, 治疗的目的是为了重建视功能, 尤其双眼单视功能, 最终的目标是获得立体视觉。早期手术治疗斜视是建立双眼视功能的先决条件。


二、双眼视功能的重建要重视术后正确的屈光矫正和弱视的治疗。

正确的屈光矫正可以减少患者的斜视度, 而斜视手术不可避免发生欠矫和过矫的风险, 术后合理的屈光矫正可以减少再次手术的风险。

通过屈光矫正, 65%的间歇性外斜视患者可以控制眼位。同时,正确的光学矫正可以减少患者术后复视和视疲劳的发生。对于儿童斜视来说, 病程越长, 抑制越明显, 从而出现弱视, 甚至是重度弱视, 而手术矫正只能达到解剖治愈, 术后正确的弱视治疗才能使患儿获得功能康复, 随着互联网领域的发展, 患者可以根据自身情况选择在家里或者医院接受多样化的治疗, 提高了患者治疗的依从性。


03




斜视术后该如何训练?


各类斜视患者所导致的双眼视异常各不相同, 这使个性化双眼视训练成为必然,正确选用训练手段,个性化制定训练方案,才能促进双眼视功能的重建。

  • 脱抑制训练:消除异常的双眼视网膜对应
  • 调节功能训练:提高患眼的调节灵敏度
  • 融合功能训练:可以提高三级视功能,减少术后眼位漂移。
    双眼视重建训练方法

01.脱抑制训练

通过分视眼镜让每只眼看到各自的图象,利用闪烁刺激去除优势眼对弱视眼的抑制,建立正常的同时视功能,为融合功能的建立创造条件。



多宝视同时视脱抑制训练:捕蝴蝶(1级)(2级)

02.融合训练

分视双眼后,让每只眼看到相似度85%以上的两幅图片,利用多种运动方式诱导双眼产生融合、扩大融合范围,有效缓解视疲劳,为立体视的建立创造条件。



多宝视融合训练:找远近(1级)(2级)

03.立体视训练

训练可以帮助患者建立或强化立体视功能,使得患者在精细操作中更为得心应手。



多宝视立体视训练:找远近,小狗过河

04.异常视网膜对应治疗

通过后像、动态双眼视网膜刺激及左右移动训练可以帮助患者消除异常视网膜对应,提高视力,协调双眼的同向和异向运动,提高双眼阅读,扫视,追踪能力。



多宝视视觉训练:后像刺激模式训练,左右移动训练

05.建立中心注视训练

这类训练可以帮助患者改善注视性质,提高视力。



多宝视视觉训练:海丁格刷精细训练,红光刺激训练


参考文献:

1.Ding J, Levi D M. Recovery of stereopsis through perceptual learning in human adults with abnormal binocular vision[J].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2011, 108(37): E733-41.

2.Birch E E, Stager D R, Sr., Berry P, et al. Stereopsis and long-term stability of alignment in esotropia[J]. J aapos, 2004, 8(2): 146-50.

3.Birch E E, Fawcett S L, Stager D R, Sr. Risk factors for the development of accommodative esotropia following treatment for infantile esotropia[J]. J aapos, 2002, 6(3): 174-81.

4.魏红, 黄俊婷, 刘陇黔. 重视斜视术后双眼视功能的重建[J]. 中华眼视光学与视觉科学杂志, 2019, 021(004):241-244.